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日本旅游 > 日本旅游攻略 > 日本,我来听水声的

日本,我来听水声的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1-03-16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463

我明天未来本听水声

日本留学时,曾有一个亲中国的日本同窗问我:“你明天未来本干什么?”谜底很复杂,我一时理不出头绪,就答非所问道:“我明天未来本听水声。”

“听水声”当然不是听河里溪里流水的声音。日本闻名诗人松尾芭蕉在其和歌中唱道:“古池ゃ蛙飞びこむ水の音”(古水池,青蛙跃入,听,那水之声)。而这古朴的诗句,味醇意深,美妙绝伦,我经常临池默诵,心飞神往,不能自己。

在日本的某个夏日,我钻出书堆,偷闲去京都金阁寺散心,在一处娇花照水的池畔发怔,蓦然,在我诗情尚待酝酿,精神毫无筹备之际,一只巨蛙砸进水中,闷响如爆,吓我一跳。思绪在闲情中一个踉跄,一幕恐怖的设想展此刻面前:若是失踪进松尾君面前古池中去的不是一只蛙而是一枚原枪弹,那以当若何?水声还那么美妙吗?

切当地说,这不能算作“设想”,因为美国人就曾经在广岛的故池里扔下过原枪弹。

历史毫不都是美妙的抒情诗。作为中国人,我深知,在曩昔的岁月里,日本的侵略曾为中国带来过何等的磨折。可是,只是当我来到日本留学之后,我才知道日本公众为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策动的侵略战争,支出了何等惨重的价钱。

我曾在京都御所四周一个家庭纸盒厂勤工俭学,五十岁的社长天天工作竣事时,都要向挂在墙上他母亲的遗像合十参拜。有次我问他:“您的父亲自体好吗?”他答:“父亲早已故去。”我有些诧异:“那为什么不将父亲的遗像一块儿挂出来呢?”他苦笑道:“我不熟悉父亲,我还不懂事时,他就菲律宾阵亡了,他原有的照片,在战火中……”

那年中国的旧历春节,京都国际交流会馆一位自愿教授外国人日语的教员特意邀请我们几个中国留学生去他家做客,在客厅里,他向我们一一介绍挂在墙上的遗像:“父亲,战死在中国;年迈,丧命于新加坡;二哥,在西伯利亚战俘营……他们连骸骨都不能回归日本,家人们每年只能向靖国神社参拜在天亡灵啊!

我曾去过广岛,看到原爆中心的断壁残垣,仿佛看到万万死难者的冤魂,在那儿那里盘桓不散。

我想,假如日本军国主义昔时不策动那场战争,中国人、朝鲜人、东南亚人便不会蒙受那场浩劫,日本人自己又何须如斯死伤缭乱呢?

战争已成为历史,今天的日本是世界上最和平的国家。“抛却战争”是日本宪法三座基盘原则之一。日本社会的犯罪率是全球最低的。我在日本留学时代,不曾见过四周的日本人打骂打架,也少少听闻抢劫强奸。在日本列岛,放眼所及,处处都是松尾芭蕉俳句中“古池”般和安然好的风光。

历史是曩昔了,但若何看待这段历史?作为侵略者的日本与被侵略一方的中国,朝鲜及东南亚诸国分岐很年夜。若何解决这个分岐,对未亚洲的和平不变和国与国之间的彼此相信,以及经济交往、友好合作,意义重年夜。

我曾经跟一位日本老太太进修日语,有一次,她教我一个成语“ごまめのはぎしり(无济于事)”。我一会儿反映不外来,她连系时事循循善诱:“好比说,韩国人就‘慰安妇’问题的究查责任和要求赔款是无济于事的。”待我听懂之后,她要我造个句子给她看。我说:“日本政府要求俄罗斯了偿北方河山是无济于事的。”我们互相看着对方,再也不措辞。

明天未来本之前,我赞成日本应该向中国支出战争赔款,日本天皇必需对中国人平易近赔礼报歉,日本文部省不得在教科书中回避战争责任。然而,当我来到日本,与他们接触之后,我又感应,日本人之所以那样做,似乎并非全是想推卸战争责任,在相当水平上不外是为了今天的和平而全力想去忘失踪昨日的那埸战争而已。我碰见的良多日本人,当他们知道我是中国人时,城市为曩昔的战争,代表自己的国家,向我赔罪。他们中的绝年夜年夜都人并未直接参预那埸战争啊。我因交通事情在病院治疗过一段时刻,有一位行将退休的老迈夫对我关切备至,他会讲几句中国话,谈起来才知,他作为关东军的军医曾在中国服役。他嘴上不说,但我看得出,他心里的深处,总在为曩昔反悔呢。

与日本人交往,或多或少改变了我的一此观点。未来,我若回国,我会向熟悉的每一位中国人宣讲:请许可日本人健忘那埸战争吧,若是他们肯出钱出力维护世界和平的话,中国人又何须必然要向他们催讨那笔战争赔款呢?

可是,我不得不请求诸位善良的日本人原谅,中国人、朝鲜人和东南亚人是不成能健忘那段磨折的历史的,就象日本人不成能健忘广长崎的原爆和仍被别人占着的北方四岛一样。

健忘战争,是为了享受和平;记住战争,是为了维护和平。

只有在和平,安好中,池中水声,才能泛动出松尾君笔下之诗韵。

相关旅游攻略

日本神户濑户内海明石海峡大桥

日本明石海峡大桥(Akashi Kaikyo Bridge)   明石海峡大桥(Akashi Kaikyo Bridge),日本濑户内海的一座著名的跨海大桥,1998年4月5日建成通车。 日本明石海峡大桥(Akashi Kaikyo Bridge)   这是一座三跨两铰加劲桁梁式悬索桥,主桥全长3911米,主跨1991米,跨越日本神户市和淡路岛之间的明石海峡。 日本明石海峡大桥(Akashi Ka
      阅读全文»

旅行.北海道.富良野

偶然撞上《北国之恋》,还是02年秋天一个人在名古屋的时候。有天晚上照例回来的晚,下来吃饭时食堂里只剩下寮长一个人坐在窗边抽烟。电视开着,里面翻来覆去说着铃木宗男在外务省作威作福那点儿破事儿。我拿了 饭坐定,刚动筷,寮长大爷便掐了烟走过来,摆弄遥控器锁定富士频道,对我说:“看看吧,每隔几年才拍一集的电视剧。20年了,日本人没有不知道的。”来自 札幌的老人家紧接着又跟了一句,逐字逐句,满脸幸福:“在我
      阅读全文»

走马观花游日本(一)

        好久没有这么有组织地出去玩过呢,新年的首次出境游——日本,呼呼啦啦地一大帮人在上海公司老板带领下,把日本的关东、关西走马观花了一把,虽说行程紧凑、自由度没有那么高(针对俺这个在路上多于在家中的人来说),但还是满愉悦地,为啥呢?银子是老板出滴~~         2010年元月18日下午合肥坐动车到上海,为了提前感受日本的咖喱和生猛海鲜,出发前来到据说是:“桔子红了”里扮演老爷开
      阅读全文»